认识的无限性决定真理探索的过程性